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 高堡奇人 2

話說,2016年的農曆假期,本來是想悠哉的欣賞大自然、閱讀、閒來看些電視影集,不過這一切悠活的計畫在大年除夕當晚開始幻滅。因為我感冒了,猴年的前奏,就是由鼻涕聲、乎巄巄的肺卡痰聲組合而成,7天的假期都拿來昏睡養病。無藥而癒的感冒過程其實不難過。 繼續閱讀

New Sign !

Drawing

Dawn graphic by <a href="http://yanlu.de">Yannick</a> from <a href="http://www.flaticon.com/">Flaticon</a> is licensed under <a href="http: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/3.0/" title="Creative Commons BY 3.0″>CC BY 3.0</a>. Made with <a href="http://logomakr.com" title="Logo Maker">Logo Maker</a>

認識人物:劉老,劉其偉。

接獲朋友消息,台糖有畜牧缺,隔日我就簡單在網路上搜尋大家在台糖上班心得,沒看到甚麼意見,倒是在翻翻網頁的時候,看到一篇文章:我不是故意撈過界。文章的開頭幾句,就讓我覺得被訪問者非同凡人的氣質。

我不是故意撈過界──劉其偉談生命追求
謝麗玉

只為活得高興

劉其偉,七十八歲的老人了,但說起話比任何人都淘氣。說:「人哪!知道太多以後就不可愛了,就一個個成了壞蛋,不Pure。」

「我呢?也不是什麼好人。」謎著眼睛,奸好地笑,我和攝影也在一旁
笑,笑翻了,他那神情──

「以前哪!真的壞,不可告人的。」他說九歲(一九二0年)隨家人移居日本,在東洋長大,唸書的時候,憑著老資格,常常揩新留學生的錢:「新來的人什麼都不懂,要問我們,碰到有錢留學生,我們就騙他幾個錢花花。帶著人家跑腿辦事要收費;代買物品時,多收人家幾塊錢。」

「壞啊!」他說:「人窮就沒有尊嚴。」

接著繼續查劉老是何其人也,發現劉老不只是個電機工程師,還是個人類學家、藝術家、作者。整個生命都是在努力不停歇,雖然從各文章介紹看來,劉老少年人生崎嶇卻充滿奮鬥與勇敢,也含著許多辛苦。在日本成長時考上公費讀電機工程,經歷過2次戰爭 (二戰、越戰),隨政府來台做電機工程建設,到了晚年,專研興趣,完成許多繪畫作品及進行許多人文探險。

我覺得會讓我深深著迷之處,應該是劉老雖然愛錢,但他也愛著興趣,而他的興趣不是跑車、飛機、骨董,而是去探究人類文化、繪畫。 劉老把興趣認真專研,並且廣布為人所欣賞,洗腦機提倡認真工作,小確幸不同,本來就該努力賺錢,賺應有的報酬,然後努力應用所得不是嗎?可能因為其人類學家的資歷,很鮮少在臺灣所見,所以又讓我特別驚艷吧。